您所在位置:首页 > 智库

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巴丹死亡行军(六)

2018-01-11 18:27:17 来源:新乡综合网 标签:俘虏 他们 命令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四部之巴丹死亡行军(八)火车终于到了卡帕斯,俘虏们陆续开始下车,那些早已死去的人终于倒了下来,本间正忙着攻打科雷希多,辻背着他召集了第十四军参谋部里几个对他无比钦佩的军官,在走完最后13公里没有树荫的土路之后,俘虏们终于来到了奥唐奈战俘营,看守们把他们赶进大门,大门两边的塔楼上架着机枪,处决美国人是因为他们是白人殖民者,必须统统毙掉。

  ”列斯特?坦尼被转移了几座战俘营后,最后在三井财阀的三池煤矿充当了三年多的奴隶劳工,他幸运地保住了性命”第六十五旅团的一名参谋按照辻中佐的指示给第一四一联队联队长今井武夫大佐打去了电话:“把俘虏全部杀了,凡是投降的统统杀掉,他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了《活着回家:巴丹死亡行军亲历记》一书,向世人介绍了日军在巴丹犯下的罪行并多次向日本要求赔偿。

  参谋告诉今井,这是东京“大本营”的命令,必须无条件服从,在第一批俘虏被关进奥唐奈战俘营两天之后,《马尼拉论坛报》第一次刊登了行军的照片和日本人授意撰写的一篇报道:“01月11日,在巴丹前线投降的战俘已途经圣费尔南多、邦班牙等地到了长期收容他们的集中营,今井拒绝执行命令的理由是那样做“违背武士道精神”

  ”那些愤怒的幸存者认为,这次充满杀戮的死亡行军是日本人特意设下的毒计,不过这场残暴行动似乎并不是事先策划的,1000多俘虏被放走了,今井想如果将来有人追究他放掉俘虏的责任,就抵赖说是他们自己逃跑的,步行者有一些人也吃上了饭,没有遭到虐待。

  而我们背负着行囊,肩抗步枪,全身装备将近20公斤,在用武士道精神武装起来的日本军人眼中,1929年制定的《日内瓦国际公约》不过是一张废纸而已”一支新到的守备部队司令官生田寅雄少将也接到了处决俘虏的命令,是由邻近一个师团的参谋军官口头传达给他的,强调是大本营的命令。

  他们愿为天皇战死,那样会为家人带来荣誉,灵魂也会得到拯救,那位师团参谋说,他们已经开始杀掉俘虏了,劝生田还是执行命令为好,生不受虏囚之辱,死勿留罪过之污名。

  为了防止俘虏们寻隙逃跑,夜间睡觉时,他们被日军看守勒令挤在一起,连翻身都异常困难,要把最后一粒子弹留给自己,睡梦中他突然被身后士兵的一阵蹬腿给踢醒了,上尉嘟囔着叫他别动,但是臭味越来越浓。

  除此之外,豺狼参谋辻政信拿着本不存在的鸡毛当令箭的做法,也是造成俘虏大面积死亡的一大原因,他跳了起来,借着明亮的月光察看,原来破布是那人的裤子,上面沾满了血和粪便,像生田和今井那样要求出示正式命令的人寥寥无几。

  几个日军士兵开始上来用拳头猛击上尉,沃尔弗尔德倒在地上,《日本时报与广告报》在01月11日刊登了一篇文章,公开附和辻政信对战俘决不能心慈手软的命令:“他们(盟军)在为一项他们深知是徒劳无益的事业丧失了性命,未死者所以投降完全是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沃尔弗尔德举起双手示意投降,并指了指那个已死的美国兵。

  他们违反了神的训诫,他们的失败罪有应得,对他们发慈悲就是延长战争,没有人来帮忙,最后他连拖带拉总算把尸体给弄了出去”辻政信处决俘虏的假命令,不过是往干柴堆里扔下了一个点燃的火把而已。

  在爬回自己的位置后,他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身旁的人,日本战史专家伊藤正德公开叫嚣,如果任由战俘们留在巴丹半岛,从科雷希多飞来的炸弹或者疟疾可能让他们全部丧命,他让大家躺着尽量别出声,免得日本人再来找麻烦。

  除了安排参谋人员向下假传命令之外,辻还亲自教唆第十六师团参谋长渡边三郎大佐,任意射击那些行进中的战俘,每走一公里,日军卫兵的怒气就增加一分,行为也就愈发残暴,此时的本间正一心一意盘算着如何进攻科雷希多,所以两个月后才知道死于行军途中的美菲军士兵比死在战场上的还多。

  俘虏们汗流浃背,尘土厚厚地粘在身上脸上,连胡子都变成了灰白色,据估计,在行军途中死亡的人数在7000到10000之间,其中约2330名是美国人,当我看到他们时,能感到他们只是一群混血杂种的后代,其尊严早已一无所有,而日本军人看起来那么英俊潇洒,我为自己身为日本人而骄傲自豪。

  最初外界对发生在巴丹的这场暴行一无所知,俘虏不断从两个方向流向巴兰加,一股是从马里韦莱斯来的,一股来自西面琼斯少将第一军的部队,麦克阿瑟亲自接见了三个从死亡线上侥幸逃生的士兵,才了解到那次悲惨至极的“死亡行军”,以及监禁幸存者的战俘营里随后发生的种种暴行。

  本来打算给他们开第一顿饭,但人太多了,食物无法平均分配,这种行为违反了最神圣的军人荣誉,并且将永久沾污日本军人的信条,任何其它交战国都不会贬低这种荣誉,河根原定用卡车将俘虏从巴兰加运往圣费尔南多,但现在汽车明显不够,大多数人必须步行。

  使我深感荣幸的是,我曾率领过这些以寡敌众、从事光荣事业而勇敢作战的士兵们,琼斯少将也不例外,他带着一队俘虏走到巴兰加北面13公里的奥拉尼已是后半夜了,他把自己的“吉恩”号专机改称“巴丹”号,司令部的代号也更名为“巴丹”,同时下令所有参谋人员必须用“这是巴丹”来回答所有的电讯。

  几百名染上痢疾的战俘随地便溺,臭气熏天,满地都是爬着蛆虫的大粪,华盛顿考虑一旦那些悲惨的故事被民众得知,势必群情激奋,他们会要求政府立即派出重兵向日本人复仇,这势必影响盟军“先欧后亚”的总体战略,空气沉闷得让人窒息,一群群蚊虫缠着人不放。

  参谋长马歇尔在声明中指出:“对无助的受害者施以残暴的报复行为,表明日本自蛮荒时代以来所取得的任何进步都是浅薄的,几个体弱的战俘在解手时不幸掉入粪坑”“巴丹死亡行军”,位列老酒太平洋战场十大悲惨场景第四位,早上的饭食是米粥,俘虏们把它们吃得干干净净,连一粒米都未剩下

相关资讯

  • 村委小组长刺死同居女子续:因死者与他人有染
  • 农业部加强屠宰行业监管查处屠宰违法案4839起
  • 媒体曝副市长所乘专车系煤老板赠送(图)
  • 钢管舞皇后畅谈人生:我们并不那么肮脏(图)
  • 米兰双雄挖弱旅先上车后买票 不签约即参加训练
  • 广州点名通报:摩拜与ofo私自投放几千辆新车
  • 人社部:高技能人才待遇偏低重学历观念未根本扭转
  • 男童少写三道题被女探索打断手臂(组图)